播报东山

东山新闻省内新闻国内国际新闻视频新闻十分 · 关注民生热线微生活媒体看东山便民服务

首页 > 播报东山 > 热门专题 >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“大学习”

【好故事·我来讲】《父亲的爱》——曾旭婷

作者:

发布时间:2019-02-11

来源:东山新闻网

核心提示:   我叫曾旭婷。我曾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。可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祸害从此改变了我的生活。  2010年7月17日凌晨,祸害来临了,母亲在上班途中意外车祸,可肇事者却逃逸,至今没有 ...

 
  我叫曾旭婷。我曾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。可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祸害从此改变了我的生活。
  2010年7月17日凌晨,祸害来临了,母亲在上班途中意外车祸,可肇事者却逃逸,至今没有找到。
  我到了医院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,我开始感到害怕。母亲闭着眼睛,但嘴里一直在念着我的名字,我拉着她的手,哭泣着一遍又一遍地喊“妈妈,妈妈”。
  之后,母亲被转移到漳州市医院,被确诊为颅脑严重受损,做了开颅手术,进了重症监护室,在医院待了45天,花尽了所有的家庭积蓄及亲朋好友的资助,可出院时仍被诊断为“睁眼昏迷”。我的母亲再也不能起来了。
  父亲终于带着母亲回家了,他在医院陪了母亲一个多月。本来就黝黑的父亲,现在显得更加瘦弱憔悴了,可是,这个家需要他,需要他挣钱养家,他怎能够倒下?
  母亲卧病在床三年半,这三年半的时间,我们的日子很不好过。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学,家里的事情都由父亲一人打理。母亲生活不能自理,进食需要靠鼻饲管,咳痰需要靠吸痰管,她的身体里还有一根导流管。虽然母亲不能够开口说话,但我知道这么多管子插在身上,她有多难受。母亲不能自主翻身,每两个小时要给她翻一次身,到时间点需要给她补充点心,还有换尿裤、擦身子、做按摩、换床铺、纱布消毒……这些每天都要重复的工作,父亲却不厌其烦地坚持了那么多年。
  母亲的医疗费已经把我们家掏空了,如果父亲再不去工作,我们家就没有经济来源了。那时外婆跟父亲说,“这里有我看着,你放心去工作吧,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  父亲每天在工厂里做工,心里却时刻挂念着母亲,担心母亲会不会咳痰难受,会不会出现其他症状,一到母亲需要翻身和进食的时间点,就急急忙忙赶回家来料理。父亲在母亲的病床旁放了一张小木床,每天陪着母亲入睡,日夜看守着她,和她说说话,像往常一样和她开玩笑、讲故事,仿佛母亲还是原来健康时的样子。
  有一次,母亲突然抬起了左手抓住了父亲的手,父亲激动地叫了起来,“阿婷,快来看,你妈妈握住我的手了!!”我赶忙跑过去,那一刻,我们父女俩觉得这一切的悉心照顾都是值得的,父亲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。
  年夜饭的时候,我们把饭桌搬到了母亲的床前,把病床摇起来,让母亲靠着,我们家也和别人家一样,像样地吃了一顿团圆饭,那个时候,我觉得一家人能够围坐在一起吃一顿饭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,我的母亲还能活着真好!
  也许,我和父亲是被生活所迫,我们不得已才过这样的生活。但是父亲对母亲三年半来无微不至的照顾,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爱了,更是一份真情、一份责任、一种使命。
  如今,母亲已经过世5年了,但是我仍然感谢我的父亲,是他让我对“爱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;是他让我相信,只要真情存在,家就不会散;是他让我懂得,其实一直以来,我都很幸福,因为我拥有这样一位好父亲。

分享到: